中国大案纪实:黑衣人系列杀人案 黑衣人李枝永恐怖旅馆杀人案

1993年2月7日,一个名叫马天强的旅客死在云南保山市客运站旅社的305房,随身携带的2万多元现金不翼而飞。

与马天强同住一室的霍庆贵已经离店,并用马天强的身份证从服务台取走了死者的押金,霍庆贵被列为重大杀人嫌疑。刑警在住宿登记簿上查到,案发前一天晚上,霍庆贵住的不是305房间,而是与一位名叫邱明华的四川内江市东兴区高梁镇邓河村人同住213房间。邱明华尚未离店,据他报称,霍庆贵身高1.7米左右,身穿黑色西装,脚蹬黑色皮鞋,手提黑色皮包,讲不标准普通活。按照霍庆贵留在登记簿上的地址,刑警带着知情人邱明华来到保山市西邑乡大湾村对霍庆贵进行秘密辨认,可邱明华称,眼前的这位霍庆贵不是与他同住一室的那个霍庆贵。大湾村村干部也作证,霍庆贵2月份没有离过家。可以断定,霍庆贵不是作案人。正面接触霍庆贵,得知他的身份证已于92年11月20日被盗。线索就此中断。

中国大案纪实:黑衣人系列杀人案 黑衣人李枝永恐怖旅馆杀人案

1993年4月12日晚,一位名叫姚兴华的青年死于保山市东门联营旅社304房,身上的钱和身份证不翼而飞。当晚与他同住的 旅客名叫陶弼才,是保山市辛街乡周里村人。有了第一次黑衣人利用霍庆贵身份证作案的前车之鉴,刑警们没有对调查陶弼才之行抱以厚望。果然,陶弼才在马天强 和姚兴华被害期间,均不具备作案条件和时间,而且,在两起命案发生之前,其身份证已被小偷扒走。从作案手段及服务员提供的案犯外貌特征判断,两起命案的作 案人很可能均是黑衣人。

1993年4月22日晚,来自江苏省溧水县明觉乡光明村的翟先云,被害于下关客运总站对面的建设旅社南楼209房。与死者同住一 室的旅客已悄然离去,而此人住宿登记的姓名正是十天前被杀的姚兴华。接到通报,保山刑警立马赶到大理。

1993年5月2日,一位名叫魏永祥的西北大汉惨死在昆明南客站招待所的206房。作案方式与前几案如出一辙。不同的是,登记住宿的身份证换成了苴国进。

1993年5月4日,根据西客运站招待所服务员提供的信息,及住宿登记簿上记录的,易门铜矿工会干部王洪福在黑衣人杀害范桂生之前的当天曾与他同住一室。

1993年5月5日,黑衣人与一位名叫李维佼的摩登女郎,出现在昆明西客站招待所,用赵武成的身份证登记住宿,将一名叫范桂生的老人杀死在客房内。

省厅决定:由具有30多年公安侦查生涯的省公安厅作战室副主任欧良发,带领年轻侦查员张磊赴滇西查苴国进、赵武成和李维佼,由省交通厅公安处副处长李代彪,率刑警芮卫东到易门铜矿找王洪福。

欧良发和张磊首先来到腾冲查李维佼,不料,李维佼已于1990年从腾冲嫁到了粱河县。侦查人员转至粱河县,经查实,1993年2月至5月,李维佼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梁河县。李维佼的嫌疑被排除。

据当地派出所介绍,赵武成于1993年2月7日到昌宁县做工,4月7日回家后一直来离开过保山市辛街乡尖山村。而黑衣人在昆明西客运站持赵武成身份证作案则是5月份。显然,赵武成不具备作案时间。

欧良发和张磊来到滇西,在大理的巍山县水建乡永安村,很顺利地找到了此人。然而,苴国进称其身份证已于1991年2月被其侄子苴有高借走后至今未还。

找到苴有高,侦查员们又听到个离奇的故事:1991年2月,苴有高劳改释放后急于外出打工,因自己的身份证没有办好,便将其叔苴国进的身份证借走,当月下旬,路经保山市客运站旅馆歇脚时,同室的一老少借口苴有高偷了他们的东西,将他身上的78元钱及身份证抢走了。

得知这一情况,欧良发和张磊立马来到保山公案局,在该局刑警的配合下,从1991年2月保山客运站旅馆的住宿登记本上查到了与苴有高同住的 两名劫犯。两人原是父子,均承认苴有高所述情节属实。但父子两均称,抢劫实属被逼无奈-在此之前、他们只敢偷不敢抢。他们之所以走上抢劫之路,是因为 1991年2月初,他们联手在保山客运站售票处行窃时,被一名黑衣人抓住,对方威胁如不给他搞几个身份证,就要把苴送给公安。由于时间紧迫,只好住到旅店 里去抢。当父子俩把抢来的身份证交给黑衣人时,对方给了他们一百元辛苦费。

李代彪和芮卫东的易门铜矿之行,获得到了黑衣人留在王洪福日记本上的笔迹。

1993年8月29日,来自湖南祁东县的个体商人胡华南,被害于楚雄市禄丰县广通镇客运站招待所。广通警方查明,当晚与死者同住的旅客名叫何光孝,系保山市蒲瓢乡双河村人。广通警方立即电告保山市公安局,请协查何光孝情况。然而,保山刑警见到的何光孝却是一位自幼至今直在其亲属严密监护下的精神病患者?像这样个不辨东西、 不明黑白,不识香臭,不知痛痒的人,要到数百公里外的地方去干高智能才能实施的谋杀勾当,显然是不可能的。

1993年9月3日,在大众旅社北楼103房间,浙江渚暨县牌头镇的王钦良死在了化名刘家成的黑衣人手上。大理市公安局政委张建国率刑警在现场反复勘查,终于取到两枚指纹。

省公安厅接到楚雄和大理公安处的报案,立即召集了紧急会议,刑侦高手们纷纷发表意见,认真地分析了案情。鉴于黑衣人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作案7起,杀死 6人,和以腾冲为起点,途经保山、大理、昆明折转楚雄。广通、下关,然后杀了个回马枪这一特点,得出了如下判断:下一步黑衣人很可能会出现在保山,也许在 保山作案后,会从滇西方向潜逃出境,也许会再返回昆明,向内地逃窜。根据这一判断,省公安厅命令:由最近发案地的大理州公安机关在全州范围内进行搜捕; 二、德宏、保山两地公安边防在边境加强防范,防止黑衣人潜逃出境;三,昆明公安机关加强对旅馆车站的控制,防止黑衣人流窜内地。

1993年9月9日,黑衣人在西昌来到一家名叫“交通公寓”的旅馆,将一个抢来的身份证递给服务员,说道:“请开一个双人间。”

“先生,你可能拿错了吧,这不是你的身份证。”服务员态度温和地说,“你的年龄和身份证上的照片出入太大,还有相貌……”

“什么?”黑衣人一惊,立即吼道,“瞎了你的狗眼!难道你永远是18岁?难道人不会变老变胖或变瘦?你这个傻x,难道这也不懂?”

穷凶极恶的黑衣人一阵狂风暴雨,把服务员吓得目瞪口呆,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向你道歉……”

当天晚上来自四川大足县龙水镇五金街44岁的邓修良惨遭杀害。

9月11日,在四川成都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4日,在陕西西安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9月16日,在河南洛阳汽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19日,在河南郑州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9月26日,湖南宁乡县大田常乐村的信厂华被害于湖南长沙市东区㈩租汽车公司招待所;

9月28日晚,在短暂的个半小时内,分别在衡阳铁路金龙招待所301房,将株州铁路货运职工石安明杀害;在衡阳江东公安公司服务大楼204房,将湖北石首市科委物资站的葛宗文杀害;

9月30日,在湖南怀化火车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1日,在贵州贵阳火车站旅社杀死1人;

10月3日,在广西柳州火车站411房间杀死河北成县梨元屯的高月阁;

10月5日,在广西荔蒲县汽车站招待所410房杀死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的应上锦;

10月14日,在广西捂州地区粮食局招待所杀死广西玉林柴油机厂的采购员陈进海;

10月14日,在广东肇庆市四路牌坊旅社地下室10号房间杀死福建省长汀市的王金文;

10月16日,在广东东莞市汽车客运站招待所杀死1人;

10月20日,黑衣人故伎重演,同晚上,连作两案,先在广西南宁市朝阳旅社214房,将广西合蒲县常乐镇的黄建新变成了刀下鬼,之后,又在广西南宁铁路招待所504房间,夺去了四川省内江市沙海煤矿职工李波的生命。

1996年4月17日下午2点,云南省瑞丽市银河派 出所接到市客运站招待所电话报称,该所150房间旅客何建新死在自己的床位上,身上的钱及身份证被劫走。派出所不敢怠慢,立即向市公安局作了报告。20多 分钟后,局长孙建东、副局长刘江南带领法医雷缤云等刑侦干警赶到了现场。经现场拍照取证之后.侦查人员立刻查阅了住宿登记,看到4月16日与死者何建新同住者 所持身份证地址是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姓名为高盛龙。据服务员回忆,此人身高1.70左右,很瘦,面黑,背驼,身穿黑色西装。

瑞丽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抽调了各警种24名精兵强将为成员,迅速在全市范围内展开了以旅馆为重点的全方位侦查搜捕。另外,巡警 大队、交警大队以及边防大队所属的江桥、南京里,姐告、弄岛等边防站、所也按照孙建东的命令,在全市城乡的车站,交通沿线、边境口岸加强巡逻堵截,模拟画像,打印了 1500份通告,下发全市车站、旅馆、娱乐场所等单位。

4月21日晚,黑衣人走进了设在瑞丽市的德宏州热带作物研究所招待所。

“有房间吗?”黑衣人间。

“有的。’值班服务员胡云莲毫不迟疑地答道。

“多少钱住一晚?”

“规格很多,有高中低档,1人间、2人间、3人间……”

“不用介绍了,来低档的。”

“请看一下身份证好吗?”

胡云莲接过身份证一看,见上面印着高盛龙的名字,不禁心中一惊。4月19日,勐卯派出所民警到招待所打招呼,凡是持有高盛龙身份证住宿的人,要马上报告,并留下了通告:

胡云莲定了定神,热情地说:“我们这里条件可好啦,服务更没说的,大部分是回头客,单人间24元,双人间20元一个床位。有卫生间,有彩电……”

“据我所知,这里还有5元一张的床位。”

胡云莲怔了一下,脑子里飞快地旋转着这个家伙太厉害了,住店之前把旅社的底细都摸清了。

“哎,呆什么,我问你呢。”

“哦,有倒是有,不过那是傣族楼,房间阴暗潮湿,没有水,也没有卫生间,卫生条件也差,被子也有怪味……搞不好要传染上怪病的。你最好住这边大楼,我可 是为你着想,如果住得长,我们可以优惠。”胡云莲考虑,傣族楼离服务大楼太远,无法控制,只有设法让他选择住大楼,这样他进出都在服务总台服务员的视线之 中。“你们几点关门?”

“12点钟。”胡云莲庆幸自己轻微的失态没有引起对方的疑心。

“开门呢?”

“6点。”

“不行,明天早上5点我要赶车。”

“没关系,反正我值班,随叫随到,前后门都可以。”

“真不好意思,让你辛苦啦。你的嘴真会说,把我也说动心改变主意了。不过,我包不起房,最好安排在已经有人住的双人间,这样,我可以节约一点,你们也可以多安排一个客人,多收入一点,两全其美。”

“好说好说,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这里的服务态度名不虚传,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不客气,让顾客满意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其实,顾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服务好呢。你住204房间吧,那里不临街,空气好又安静。”

胡云莲亲自把高盛龙送进了房间,便马上跑到了楼下:“小杨,你赶快上楼到204房间外面守候,千万不能让高盛龙跑了……”

“胡大姐,一百个放心好喽,”旅馆保安员杨树德是经过擒拿格斗训练的小伙子,他拍着胸脯作了保证?仅仅过了十多分钟,勐卯派出所和市局刑侦大队的3名下警便出现在204房间:“我们是警察,请出示身份证。”对方十分坦然地照办了。

“哦,你就是高盛龙啊,请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难道身份证不像我吗……”高盛龙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慌,身子哆嗦了一下。

“别口嗦,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走就走,反正把问题搞清楚了也好……”高盛龙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拖着沉重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警方审讯:4月23日上午,孙建东便在市局刑侦大队办公室组织了审讯。

“你杀过人吗?”对孙局长的开门见山单刀直人,高盛龙也十分干脆:

“没有!”

“何建新是谁?”

“我不认识。”

“你究竟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到瑞丽干什么?”

“我是广西人,叫高盛龙,来瑞丽做生意……”

“不要说了,全是假的!”孙建东打断了对方的话,示意高树国说,“念给他听。”

“你听清了,这是广西合浦县公安局1996年4月19日晚的回电记录:我县查无高盛龙此人,也无廉州镇这个地方。”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高树国连续念了两遍。

“现在我问你,高盛龙这个假身份证是怎么来的?”孙建东步步紧逼:

沉默几分钟后,对方才开门:“是一个江西九江人为我做的,他收了我一百元钱……”

“好,我再问你,你身上还有一个身份证,姓名是李枝永,而且照片也是你的,难道李枝永的身份证也是假的?”

“是假的!”

“再念给他听。”

“你再听清了,这是云南省腾冲县公安局1996年4月22日晚的回电记录:经查,我县确有李枝永此人,汉族,男,1956年生,地址是腾冲县小西区盈河乡下河村,身份证号码是……”

“不用念了,我就是李枝永,”

“李枝永,你以前在瑞丽做过坏事吗?”

“莫名其妙的,我是第次来瑞丽,我这个人胆小如鼠,心软如棉,踩死只蚂蚁都会害怕,杀只鸡都会伤心……”

“恐怕没这么简单吧.其实,瑞丽对你来说,熟悉得可以闭着眼睛走路。既然你对自己的事情记忆力不太好,那么,我来告诉你,1985年,一个年轻人在瑞丽市百货大楼单东保管站,偷了2辆飞鸽牌自行车,被判劳教三年,送往丽江……”

“哦,我真是有健忘症,不过不是我说的,是医生诊断的:你一提醒,我就想起来了,那个人就是我,不过,我是被人家利用的,为了讲朋友义气,我人承担了责任,那时候年轻,不晓得锅是铁打的。”

“对了,这种态度就对了。来:抽支烟。喝点茶,提提神,好好想,慢慢讲。”

“谢谢了,烟会抽,但茶想喝不敢喝,因为我有神经衰弱,心脏不好。胃也有病。”

“李枝永:你进来三天了,还没有换衣服,为了你的健康,现在把你的内衣内裤脱下来。”

“不不不……谢谢了……我不怕脏……我们农村人习惯了……再说,当着这么多生人的面,不好意思……也不礼貌……”李枝永的脸上透出了一片惊慌,话语也结巴起来。

孙建东和高树国用眼睛会意地交换了一下意见:“怕什么,都是男子汉,又没有女人。”

接下来,就由不得李枝永的意志了,高树围在对方脱下来的内裤夹层里,摸到了一个硬片,撕开一看,是一个身份证。

“李枝永,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死者何建新的身份证就在你的内裤里……”孙建东腾地一下站起来,双手扶着桌子,那1米86壮实高大的身子往前一倾,好似泰山压顶,双目不再是漫不经心,而是如同雄鹰捕捉猎物般的锐利,语气也不再是闲唠家常样的随便柔和,而是斩钉截铁。

此刻,李枝永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了:“何建新是我杀的,但我是自卫,是他想谋财害命,被我发现,在搏斗中,他这个跛子,当然不是我的对手,我力气大,灵 活,所以把他打倒了,手重了一点,没想到他这么不经打就死了。我很害怕,又没有第三者在场证明,我就是浑身有嘴也说不清,干脆跑掉……”对李枝永的狡辩, 孙建东没有立即反驳。几乎每个杀人犯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都不会一步后退到底.轻易认输,总是千方百计寻找或虚构各种各样的借口和情节,以减轻罪责,逃避 法律的惩罚。这种心态和伎俩,他早已司空见惯,根本不屑一颇。孙建东不会让对手牵着鼻子走,他有自己的思路:初战告捷,突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使其承认杀 了何建新。但此人身上还可能隐藏着更大的罪恶、说不定与公安串并的旅馆特大系列杀人案有关。但手中掌握的证据仅仅只是涉及何建新一案的,并且已经使用完 了,而新的证据件也没有,要对付像李枝永这样二进宫并和公安机关进行过十多年较量的角色,没有证据继续兜圈子,往往容易露底导致吃夹生饭,甚至翻供拒供的 后果。欲速则不达,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决定暂时休战:“李枝永,你今天累了,早点休息:好好回忆你过去做过的坏事,记住,是所有的,什么时候想讲了,只 消敲敲铁门,看守所的民警会通知我的,我24小时都恭候着。”

“孙局长,我想戴罪立功,帮你们抓住那个制造假身份证的江西人,他常在孔雀花园带活动。另外,1985年唆使我偷自行车的那个人的情况我一直没有告诉公安局,现在我全坦白了,那人叫王晓华,住昆明的一条小巷里,我带你们去找……”

“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吃好睡好养好身体,尽快把你的问题交待清楚。”孙建东一眼就看穿了对手声东山西企图金蝉脱壳暗渡陈仓的鬼把戏。

“孙局长,我不是故意杀人,算不上见义勇为,充其量只能判过失杀人吧,我的哥哥很有钱,请你们尽快转告他,让他出20万元钱给政府,不要判我的死刑。我想这笔钱够了吧、不过。我这个人有骨气讲志气,如果你们发觉他勉强,那就算啦,再亲的人也会断缘分的,我想得通。”

“好啦,如何判决,是不是宽大,法律会根据事实,结合认罪态度来定。”孙建东点燃了一支烟,递给李枝永,然后回过头来,“高队长,今天李枝永配合得不 错,要好好款待、马上去买一些好的糕点,补脑补心和治胃的药品,他有神经衰弱,心也不好,胃病也重,要给予治疗。另外,也买点好香烟给他。注意,不要买假 货。”吩咐到这儿,孙建东向李枝永投出了意味深长的一笑,便消失在夜幕中了。

回到办公室,孙建东相继拨通了省公安厅、保山市公安局、德宏州公安处的电话。

5月3日,保山市公安局局长陈金汗把刑侦大队长翟福光找来:“你现在马上把公安部串并的全国特大旅馆系列杀人抢劫案的卷宗,专程送到瑞丽市公安局,协助他们审讯一个最近抓住的案犯。”

当晚,翟福光带领一名侦查员风尘仆仆赶到了350公里外的瑞丽市。迫不及待的孙建东用了4个小时,如饥似渴地看完了保山送来的案卷,要知道。这重达十多 公斤的材料,是全国数百名刑警,经过三年多艰苦侦查凝聚的心血。”“大鱼呀,这是一条大鱼!十拿九稳……”孙建东看完案卷,情不自禁地说道。由于翟福光系 保山市公安局严打办领导成员,保山市正进行紧张的严打攻坚,重任在肩,不能停留。于是,双方都顾不及休息,又马不停蹄研究制定起下步搜集和使用证据的方 案.以及审汛步骤和策略。翟福光向瑞丽警方详细地介绍了公安部南宁和保山两次会议的情况,以及全国警方的侦查进展,尤其是保山警方获得的大量有价值的线索 和证据,并提出了作好笔迹和指纹比对是扩大战果突破此案的关键等一系列建议。在保山和瑞丽警方达成共识之后,翟福光于5月6日返回保山。又经过几天的紧张 准备,瑞丽警方认为再次正面交锋的时机已经成熟。

“李枝永,除了瑞丽,你还在其他地方杀过人吗?比如保山,大理、或者……”

“孙局长,冤枉哦。这几年我连保山都没去过,不信你……你可以查一查保山和大理的旅馆,哪里见得着腾冲李枝永的名字。”

“我们提醒你,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雁过留声,犬过留味。刑法规定:只要证据确凿,不管案犯认不认罪,都可以定罪,如果没有证据,我们就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多费口舌了。”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何必绕山绕水,直接讲出来岂不省事?”

“我们本来想替你说,但我们想给你个机会……”

李枝永一支又一支地抽着香烟。孙建东又说:“既然已经走出了认罪的第一步,露出了脑袋,那就把尾巴也亮出来,既然你不愿主动讲,那咱们换一个方式。我问你,你认识翟先云这个江苏人吗?”

“不认识!”

“那么,1993午4月23日晚上,大理市建设旅社209房间怎么会留下你的指纹?当天晚上,翟先云就被杀死在那个房间。”

“想诈我,把别人的指纹说成是我的,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反正我有思想准备的,这种事情又没有裁判,历史上的冤假错案多得很,再说,杀一个人是死,杀一百个一千个人也是死,

我还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躲躲闪闪?”李枝永振振有词。

“我再问你,你认识王洪福这个人吗?”

“真是越来越不沾天不摸地了?”

“1993年5月5日晚,有一个人住在昆明西客运站招待所16房间,他给王洪福留下了这个地址,你自己亲眼看看,是不是你写的?”

“我记不清了。”警方的步步紧逼,显然使李枝永受到了极大的震憾,发抖的双手表明他内心已到了翻江倒海的激烈程度。

“到底是不是?”

“有本事把王洪福叫来当面对质。”

“没有这个必要,我告诉你,经过我们公安机关反复认真的鉴定,这是你的笔迹……”

“我的胃疼厉害,头也昏得很……”

“药,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啦,现在就可以吃。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是罪孽深重的!被你杀害的人中,有的靠微薄的工资养着9口之家,孩子无法去上学,老人 急疯了;也有的刚刚结婚,还有的准备上大学……你给多少家庭带来了灾难、痛苦和绝望。你不是信奉佛教吗?佛教可是讲善恶有报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 无边,回头是岸。”

“扑嗵”一声,李枝永跪下了,眼里闪动着泪花,在孙建东、刘江南。高树国等专案人员鼓励的目光中,供述了他那令人发指的犯 罪事实,交待了流窜十几个省市自治区作案26起,杀死25人的情节。李枝永供述的杀人经过,与公安机关所掌握的案情完全吻合。

365bet体育赌场 犯人背景:李枝永从四川回到云南,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警方的搜捕无处不在,不说昆明,楚雄,大理,保山,腾冲难以藏身,甚至连十分封闭的怒江都无 法立足。于是,在个月黑风高的日子,他从陇川县章风镇偷越国境,来到了缅甸。东坎,是李枝永偷越国境来到缅甸的第站。为了生计,他找了个采石场当搬运工。 可他大事做不来,小事不愿做,嫌脏怕累,拈轻避重,很快便被老板炒了鱿鱼。报复心极强的他,临走时,将工棚一把火化为灰烬。一段浪迹之后,东不成西不就的 李枝永钱很快用光了。于是,他又慕名前往勐古。他想,这里是金三角大烟的主产地,发财机会肯定多。可是,作为一个种烟工的他,要想接近重兵把守的烟库,比 登天还难,万一被抓,就得掉脑袋。再说,即使盗烟得手,中国公安边防查得紧,也难以携带入境。一次次的失败,次次的失望,让他萌生了冒险回国的念头。但中 国那么大,哪里才是他的归宿?是去陇川的大象之乡,还是到瑞丽的孔雀之乡?李枝永经过一番思考,决定先到瑞丽。那里是国家级的经济开发区,又是中国面向东 南亚的窗口,国内外的巨商大贾多如牛毛,机遇自然不少。再说,十一年前,自己在那里淘过金,环境也熟悉,如果有什么危险,一支烟功夫就可逃出境 外,1996年2月,李枝永怀着侥幸心理潜回了中国,入境前,他在缅甸南坎一家服装商店顺手牵羊盗得了一套黑色西装!当李枝永踏上中国的土地,他又为谋生 手段的选择而发愁了:打丁太苦;靠自己那不算太差的打铁手艺和电器修理技术又赚不到钱;做生意又没有本钱。何去何从?他决定重操旧业杀人劫财。黑衣人又开 始实施他的罪恶计划了,这才出现了瑞丽杀人大案。

1996年5月14日,国务院总理李鹏、云南省委书记高严、云南省长和志强在视察云南省瑞丽市时,接见并和瑞丽市公安局局长孙建东、刘江南、高树国、孙家辉等干警合影留念,以示嘉奖和慰问。同时,对有功的群众胡云莲、杨树德各奖励一万元现金。

    中国大案纪实:黑衣人系列杀人案

    1993年2月7日,一个名叫马天强的旅客死在云南保山市客运站旅社的305房,随身携带的2万多元现金不翼而飞。 与马天强同住一室的霍庆贵已经离店,并用马天强的身份证从服务台取走了死者的押金,霍庆贵被列为重大杀人嫌疑。刑警在住宿登记簿上查到,案发前一天晚上,霍庆贵住的不是305房间,而是与一位名叫邱明华的四川内江市东兴区高梁镇邓河村人同...

    深圳六魔女杀人案 深圳六魔女真

    上一期大案节目,有个深圳读者询问萨沙,关于机场色诱司机的六魔女案件。这是90年代的事情,一伙人杀死很多司机抢车,作案手段非常凶残。作案者竟然是一群20岁左右的年轻人,其中有6个是女孩子。听萨沙说一说吧。 90年代深圳的社会治安非常混乱,刑事案件多如牛毛,盗窃抢劫如家常便饭,砍手党砍脚党到处都是。 不过,这么多案件都远远不如今天...